淡圈四年,然后回来

数不尽的歌谣终于被唱尽了

【伪姑嫂组】CP一百问

#虽然写着一百问实际上只有五十一问#
#角色属于mothy,ooc属于我#
  

  Q1 请问您的名字?
伊:伊莉娜·克洛克沃克
莱:艾尔卢卡……哦对不起说错了,莱维亚·巴利索尔
伊:……

  Q2 年龄是?
伊,莱:……这种问题跳过吧!
  
  Q3 性别是?
莱:女性无疑
伊:呃,可男可女吧?
莱:……噗
伊:我听见你刚刚笑了
莱:没有,真的
伊:呵

  Q4 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莱:比较随性吧,喜欢偶尔调戏小姑娘什么的
伊:(翻白眼)我的话,大概属于那种小说里的反派大boss之类的吧
莱:这算什么形容词?
伊:闭嘴,我词穷行吧。

  Q5 对方的性格?
伊:给我的感觉大概就是暴躁吧,脾气不好而且极度没有耐心,如果当时她没那么急的话,魔导王国就不会灭亡了(狠狠地踩了一脚莱维亚)以及在傲慢时跟米凯拉的那段话,直接把所有人都叫笨蛋
莱:很理智跟厉害吧,毕竟能组织起PN那样的组织,还在高地对决中跟我们打的不分胜负,实力肯定不输给我……
伊:你刚刚那是自夸吗?
莱:……咳,我只是在讲述一个事实
伊:虽然知道但还是好不爽啊

  Q6 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莱:硬要说的话,在她是爱丽丝的时候?我利用她开始了MA计划,虽然当时我不认识她她也不记得我,不过伊莉娜作为爱丽丝的时候还是很可爱的嘛
伊:跟这个讨厌的女人对久了,早就忘了第一次是什么时候了,以及别用可爱这个词来称呼我
莱:好好好

  Q7 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莱:是个可以利用的对象
伊:难缠的女人怎么还没死
莱,伊:……真是糟糕的印象

  Q8 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莱:本体红猫毛软揉着特别舒服
伊:我在你眼里只有这一个优点吗?
莱:当然不是啦,我之前不是说过了吗?我喜欢你的聪明才智www
伊:我是不是应该说一句谢谢夸奖?硬要说喜欢哪一点的话,大概是因为她跟我都是活了很久的魔导师,可以与我一战的那种
莱:原来你的择偶标准是找一个能打的吗?
伊:嗯……不全是

  Q9 讨厌对方哪一点?
伊:跟那个盗贼还有顾米莉亚走的太近,还经常调戏小姑娘什么的
莱:跟雷米奈伊走的很近,更重要的是居然待在公爵那种心怀不轨的人身边!
伊:你这是在吃醋吧?
莱:才不是,说起来你难道不是吗?我跟我的仆人还有徒弟走近一点怎么了?
伊:那我跟我的养子养女还有朋友走近一点怎么了,而且你也知道我是打的过公爵的,色欲恶魔对我并没有什么用

  Q10 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
莱:当然好了,好到……
伊:……好到她手一动我就知道她要拿枪射我还是要用风卷走我
莱:……愿我们在斗争中的爱情万古长青
伊:醒醒不存在的

  Q11 您怎么称呼对方?
莱:伊莉娜,红猫魔导师
伊:莱维亚,那个女人

  Q12 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伊:我觉得现在挺好的
莱:把那个女人的称呼给我去掉啊!

  Q13 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莱:看本体就知道,红猫
伊:看母亲就知道,人鱼

  Q14 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莱,伊:这家伙会记得生日吗?
莱:认真点回答的话,我会选择去送一些……emmmm……送上祝福
伊:自己做的一些手工品吧,兄长大人教过我的,以及莱维亚你敢再随意一点吗?
莱:敢(微笑逐渐欠揍)

  Q15 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莱:没有
伊:没有,即使有的话也不需要莱维亚给

  Q16 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一般是什么事情?
莱,伊:总体上来说,还算满意

  Q17 您的毛病是?
莱:脾气有点爆
伊:对世界有很大的恶意?这应该是her的通病

  Q18 对方的毛病是?
伊:没有……
莱:她浑身上下都是猫饼!
伊:……除了欠揍没别的不好

  Q19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
莱:阻止我收集大罪之器
伊:做什么都让我不快
莱:???

  Q20 您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莱:所有事(无辜缩肩膀)
伊:阻止她收集大罪之器,不过我也需要大罪之器来增加同伴,所以没办法

  Q21 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莱:情人该做的都做了
伊:仇人该做的也做了

  Q22 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莱:这个问题很严肃,我们约过会吗?
伊:没有,不过高地决斗我觉得可以算上?
莱:算了吧,我一点都不觉得那时候有约会应该有的气氛,难道我们没有一次坐在一起,喝杯茶聊聊天的经历?
伊:……有是有
莱:在什么时候?
伊:当我还是茱莉亚,你是汉妮的时候
莱:那次采访吗?
伊:是的,除此之外我们好像只有打架了
莱:……

  Q23 那时候俩人的气氛怎样?
伊:出乎意料的
莱:不错

  Q24 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
伊:莱维亚作为一个尽职尽责的好记者一直在那里不停地问我各种问题,我当时还很惊讶她怎么知道这么多果然是对这个地方研究了很久才过来采访的吗?于是我也就给她讲了各种各样本地的传说之类的。现在想想当时我只要往她水里下一滴毒后面就万事ok了
莱:如果我死在你们家的话顾米莉亚可是会找上门的
伊:我怕她?
莱:但你不是也承认她很厉害吗?
伊:那我也打的过她

  Q25 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伊:……这题过了吧
莱:嗯

  Q26 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伊:蓝火?
莱:……狂风

  Q27 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伊:是你吧?
莱:是我

  Q28 您有多喜欢对方?
伊:很喜欢
莱:超喜欢~

  Q29 那么,您爱对方么?
伊:好肉麻……爱
莱:爱

  Q30 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
伊,莱:我会对她没辙?

  Q31 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伊:让她知道什么是欲火焚身
莱:让她知道什么是冰冷的狂风胡乱的在脸上拍打

  Q32 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
伊:不可以
莱:可以啊……只要她对象打过我的话
伊:仔细一想好像真的没有人赢过你?
莱:没错,连你也只是平手

  Q33 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办?
伊:继续等
莱:不等了直接走

  Q35 对方性感的表情?
伊:这什么问题?
莱:……(抱起伊莉娜的本体然后挠了挠下巴)
伊:!!!!!你干嘛?
莱:这个表情w

  Q36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伊:除了打架,心跳就没有加速过
莱:现在抱着伊莉娜的本体心跳就在加速哦!

  Q38 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伊:完成了her的使命的时候
莱:就是现在

  Q39 曾经吵架么?
伊:何止是吵架
莱:差点把世界毁了呢w
伊:你已经毁了吧!

  Q40 都是些什么吵架呢?
莱:……
伊:……
莱:魔导王国还有,呃,her的天性?

  Q41 之后如何和好?
莱,伊:没有什么是打一架解决不了的

  Q42 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莱:当然
伊:转世之后某人直接炸了世界呢呵

  Q43 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
伊:不存在的
莱:任何时候

  Q44 您的爱情表现方式是?
伊:跟她大闹一场
莱:给她顺毛

  Q45 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已经不爱我了”?
伊:跟我作对的时候
莱:没错

  Q46 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莱:高龄之花!
伊:高岭之花

  Q47 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
莱:肯定有啊
伊:没有才有鬼呢

  Q48 您的自卑感来自?
莱:没有w
伊:身高

  Q49 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
莱:目前为止是秘密
伊:毕竟我们俩在一起这种消息比MA打败亚连还让人感觉假

  Q50 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莱:能
伊:能
  
  Q100 最后跟对方说一句话吧
莱:伊莉娜我爱你
伊:你把我本体放下去

【伪姑嫂组】鱼与猫


  莱维亚是鱼池中的一条金色锦鲤鱼,没错,锦鲤鱼。
  每天的日常大概是跟鱼池中另外一条金锦鲤,也就是自家弟弟比西莫唠唠嗑,说说鱼池里别的鱼是有多么多么鱼唇啊,自己怎么就跟这些鱼生活在一起啊,说完之后还不忘加一句,真希望有一天他们可以消失。而比西莫也从最开始的厌烦逐渐变得习惯起来自家姐姐日常对自己各种的吐槽。
  
  最近莱维亚遇到了点心烦事。
  不知道什么时候河边总是出现一只小野猫,没事就在鱼池边看着它们,更准确点是在看着莱维亚,虽然并不算什么大事吧,毕竟她也不可能真的跳到鱼池里吃掉莱维亚——对于水能不能淹死这只猫莱维亚心里还是很有数的,但是每天都被别人这么看着心里自然会很不舒服。
  
  于是在某一天,莱维亚决定跟那只猫好好聊聊。
  
  那天伊莉娜照常来到鱼池边,然后看着那条金色的锦鲤。然后她发现那条金色的锦鲤朝她游过来了,难道她要跟我说什么吗?伊莉娜刚冒出这个念头,就看见莱维亚她——
  掀起鱼尾甩了她一脸水。
  敲!伊莉娜心里只有这一个字了。
  而当事人莱维亚似乎一点都不想反省一下,而是直接了当的对伊莉娜说:“你好,我是莱维亚·巴利索尔,之前一直看见你在看着我所以我就过来跟你打个招呼。”
  哦,原来你们鱼类的打招呼就是一个水花掀人,哦不,猫脸上啊。伊莉娜默默的用爪子擦了擦自己的脸。
  “你好,我是伊莉娜·克洛克沃克。”
  “请问你一直在看我,莫非是有什么企图?”
  “能有什么企图啊?”伊莉娜翻了个白眼,“当然只是单纯的想你的味道好……”
  于是莱维亚果断的又往她脸上甩了水,“哪里来的小奶猫,连奶都没有断吧,活的时间都没我长吧?还想吃我?”
  “什么嘛!我早就断奶了好吗?”伊莉娜气呼呼地说道,“我已经一岁半了好吗你这只土金色的锦鲤!”
  “你才土金色呢!我可是活了三年的金锦鲤!”莱维亚说着又想往她脸上甩水却被伊莉娜躲开。
  伊莉娜当然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猫,被莱维亚这么一而再再而三地往脸上甩水自然是很愤怒的,于是她往后一退,然后往前冲,Duang地一声跳进的水里,用还没有长尖锐的爪子抓住莱维亚,莱维亚也被她这么一下吓到了,然后就开始往死里挣扎,结果就是——
  莱维亚默默看着一个人把半死不活的伊莉娜从水里捞出来,然后挤了挤她身体里的水,真是的,明明不会水还傻不拉几的往水里跳,差点就淹死了,不过她刚刚那几下还真是猛,莱维亚看了看后背上被扯下来的几片鱼鳞默默叹了口气,看起来真丑,现在的年轻猫都这么冲动的吗?
  啊,不过自己做的似乎有点过了?下次还是对她温柔点吧,这次算她运气好,下次再把她刺激进河里岂不是要被水淹没不知所措,咳,丢掉一条猫命?不知道为什么莱维亚在对这只猫的时候,可耻的……尾软了。
  
  经历了那件事之后,莱维亚跟伊莉娜之间的关系就变得……有些……暧昧了。
  日常基本上是两位互怼,什么“差点淹死的小奶猫”,什么“后背秃的土锦鲤”,给人的感觉大概就是伊莉娜跟莱维亚恨不得24小时待在鱼池边吵架。
  
  比西莫觉得他姐姐越来越不对劲了。
  从之前说鱼池里的鱼怎么怎么鱼唇变成了“那个小野猫怎么这么不讲礼貌啊”,“懂不懂尊老爱幼啊,哦虽然我也不老”,“当时怎么不淹死她……”
  其实比西莫一开始觉得海星,直到某天莱维亚开始说,“你有没有觉得最近伊莉娜长好看了?”
  比西莫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或者有了幻听。
  然后就听见莱维亚继续念叨:“长得越来越高也越来越大了呢,之前那一副可怜巴巴的幼猫样也没有了,变得越来越成熟了啊,应该不会再做出那种蠢事吧,伊莉娜刚刚又跟我说起了鱼池外面的事,啊,好想看看外面呢,你说我要不要让伊莉娜带我出去看看?算了她大概不会这么好心。”
  ……哦
  求助!自家姐姐要被一只猫拐走了怎么办!
  

【伸文】学校中的幽灵小姐

【cp:伸文(虽然少到根本看不出来)】
【BGM:幽霊屋敷の首吊り少女】
【人物ooc预警!】
[ 0 ]
“那个,我们快点做值日吧!”
“诶?为什么?”
“你难道不知道吗?隔壁班据说有人在学校晚上看见了幽灵!”
“啊,真的假的?”
“我怎么知道,你知道学校两年前有一个女孩跳楼自杀了吧?没准她的死有什么隐情,现在就回来报仇呢!”
“这么可怕!那我们赶紧做值日然后回家吧!我可不希望自己遇到那个幽灵!”
两个被留下来做值日的女孩在教室聊了几句之后又开始抓紧时间做值日了。

但是她们谁也没有注意到,站在教室门口前默默注视着她们的女孩。

[ 1 ]
楯山文乃,这是她的名字。
也是她在死之后唯一一个记得的,关于自己的信息。
我是谁?我的家人是什么样的?这些问题文乃也曾想过,但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幽灵之所以存在是因为它们在生前有未能完成的愿望,只要自己的愿望完成了,就可以转世投胎了吧?或者上天堂之类的。但是我并不知道自己的愿望啊。文乃郁闷的坐在地上思考,要不先去去找找自己生前的信息之类的?

楯山文乃尝试着从学校里出去,去外面找找关于自己的线索,结果刚到校门口,就感觉自己好像碰到什么东西,把自己拦了下来。
是不想让我出去吗?文乃郁闷地想着,然后下意识地拽了拽自己戴在脖子上的红围巾。不知道为什么,这条红围巾总是能给文乃一种安全感和归属感。
真是奇怪呢。

既然无法从外面获得关于自己的信息,那就只能在学校里找了吧!不过如果让别人看见一个已经死了的人在学校里走的话会不会吓到那个人啊?

事实证明文乃还是多虑了,因为根本没有人能看见她。说起来,我也已经死了呢,作为幽灵,不会被人看见也挺好的。不然一定会给他们带来很大的困惑。这样想着,文乃开始在学校里搜索关于自己的资料。

[ 2 ]
那么要怎么找关于自己的资料呢?
文乃想了想还是决定在这所学校里一间教室一间教室的找,找到自己曾经在的教室,然后再听听老师同学关于自己的话。嗯,虽然听起来这个计划很蠢,但是可行啊!

于是文乃真的一间一间的找了。
“不过这所学校也太大了吧!”在把一二层的教室都找完后,文乃靠在墙上小声的抱怨,还好幽灵不会觉得累。

在不知道穿过门,进的第几间教室里,文乃被一个桌子吸引了,在那个桌子上放着一个花瓶,里面插着一支已经枯萎的白菊花。
“白菊花是送给死人的……而且我也没有听说过这个学校里有别人……那这个座位应该是我的?”这么想着,文乃走了过去,拿手碰了碰已经枯萎的白菊花,但是伸出的手却穿透了白菊,“啊,又忘了我已经是个死人了。”文乃撅了一下嘴,然后把手收了回来。

接下来的几天,文乃天天待在教室里,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关于自己的线索,结果教室里的人包括老师在内都很少提起自己。好吧,毕竟总提起一个死人很不吉利。
但是有一件事文乃十分的在意。就是在她桌子右边的位置一直没有人坐,那个人是转学了吗?

直到某天文乃在无意间听见有人说到:“……你说那个如月伸太郎,学习好好的为什么要休学?看不懂学霸……不过我平时就看不爽那个小子,整天就知道看书做题,对人对事也那么冷漠,也就只有文乃才会喜欢他吧?”

[ 3 ]
文乃在心里整理了一下:
一,自己活着的时候喜欢上了一个叫如月伸太郎的男生。
二,如月伸太郎是个学霸,但性格冷漠,而且没有什么好人缘。
三,他大概是自己的同桌,然后不知道什么原因休学了。至于他休学的原因嘛,文乃觉得,可能跟自己自杀有关。
除了教室之外,还有哪里可以找到关于学生的资料呢?文乃一边想着一边在学校里走着。

反正也不会有人看见不是吗?

在经过教师办公室的时候,文乃突然鬼使神差般的走了进去。虽然在同学那边得不到什么线索,但是到老师那里没准就会有新发现呢!文乃默默地在心里给自己的逻辑点了个赞。
不过说起来这个老师还真是邋遢呢,桌子上的纸都随意拜访着,连类都没有分好。文乃无奈地想,看起来寻找的难度要加大了。
不过这绝对难不倒我!文乃这么想着然后开始在桌子上搜索了起来。

很快文乃就有了发现。
“这个老师,姓楯山吗?”文乃看了看纸上的签名,“和我一个姓呢,该不会是我的亲人吧?不过也许只是巧合,姓相同而已。”
然后文乃又看向了在桌子上唯一一个收拾十分干净的角落,那里放着一张相片,上面照着一个中年男性和一位女性,在他们前面还有四个孩子,两男两女。一个男孩子对着镜头微笑,旁边站着一个绿头发的女生,明明对准镜头却笑都没笑,但看起来还是很开心的样子,另一个男生则是很含蓄的笑了一下,似乎有点内向呢。不过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那个穿着水手服戴着红围巾的少女了。
看起来有点眼熟呢,不过把相片放在这种地方,想必这个老师十分的爱自己的家人吧。
文乃不禁叹了口气,自己努力的回想了一下,却连一点点关于自己家人的记忆都没有。

这时,文乃瞥见了放在相册前的四张纸——一张印着休学手续,还有三张印着死亡证明。
出于好奇,文乃看了一眼,休学的是如月伸太郎,这倒是在她的意料之内,死亡证明中一张印着是自己的,但是剩下两张印着的名字却让文乃有些迷茫:九之濑遥,榎本贵音,更令她感到惊讶的是她们的死亡时间都是在同一天。
而且在看见他们的名字的瞬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心里十分难受。
奇怪。

[ 4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学校开始传起了闹鬼的谣言。
当事人文乃表示自己什么都不想说。

在过了两年后文乃已经不打算继续找关于自己的记忆之类的了,「作为幽灵继续活下去也挺不错的!」文乃这么安慰着自己。

不过在谣言传出之后,不少胆大的人都开始在晚上来到学校寻找传说中的幽灵。不过就算文乃在他们身边甚至面前,那些大胆的人也是直接从她身边走过甚至直接穿过她。

虽然谣言一开始传的很火的,但是渐渐的,越来越多的人说,前来寻鬼的人们根本没有在学校看见鬼的影子,那个只不过是谣言而已,学校里根本没有幽灵。
这话一出,基本上就没有什么人打算晚上再来了,除了一些不死心的。

在谣言逐渐要被人忘记的时候,文乃在八月十四号这天,看见了三个小孩来到了学校。
一开始文乃在远处没有认出他们,以为他们也是不死心的,但是当她凑近了却发现——这不就是自己两年前在老师桌子上看到照片里的那三个孩子吗?

“喂,木户,你说这里真的有鬼吗?”那个照片里看起来特别内向的人向照片里那个女生问到。
“啊啊,濑户你真是的,不是已经有人说过了吗?这个学校根本就没有鬼哦!”另一个男孩笑嘻嘻地说道。
“嗯,濑户你要是害怕的话就站在门口,我和鹿野进去看好了。”木户说完就拉着鹿野往一间教室里面走,后者不满的说了句,“木户你别拽我了公共场合拉拉扯扯印象多不好虽然附近没有人”然后被打了。濑户说了句“等等我”也跟着走了。文乃也跟了过去。

结果自然也是什么都没找到了。

看着失望的三个孩子,文乃伸出了手,在他们三的头上摸了一下以示安慰——虽然他们看不见就是了。

“所以说果然是谣言啊。”鹿野笑着说,“虽然我一开始也很希望能够找到幽灵啊什么的。”
“……其实鹿野你的目的不是来找幽灵吧。”木户突然说到,鹿野的微笑立刻僵在脸上,“木户你说什么呢?我们不就是为了找到鬼……”
“其实我们每个人来这里,都是为了能看见姐姐对吧?”木户抬起头,视线正好与文乃对上。
姐姐?文乃想大概就是在照片里那个穿水手服戴红围巾的人吧,说起来她还真的是……
等一下?
在两年前自杀的我,原来真的是他们的姐姐吗?文乃瞬间觉得自己接受到的信息量真是太大了。

“既然已经确定是谣言了……我们是不是应该离开了?”濑户小声提议道。
“嗯,离开吧。”木户说着打算走,却看见鹿野站在原地,“怎么?鹿野你不走吗?”
“啊?我吗?”鹿野笑着回给他们一个微笑,“你们先走吧,我想再在这里找找。”
文乃听见木户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极小声的说到:“你还是不打算放弃吗?”
“好吧,你继续找吧,我跟濑户先回去,你也早点回去,毕竟已经很晚了,你要是丢了就……就很麻烦!”
“知道了木户!不过我肯定不会丢啊,你也不看看我已经多大了,咳,虽然还没有成年就是啦!”
不出所料得到了木户白眼一个。

[ 5 ]
在木户跟濑户走之后,鹿野只身一人来到了天台。
等等他该不会要自杀吧?文乃刚想怎么阻止他就听见鹿野说道:
“姐姐,我知道你在我身边,对不对。”
文乃点了点头,然后意识到自己点头也没有用啊,鹿野也看不见。
“我只是觉得,你一直在我们身边。这种感觉从我们进学校开始就有了。姐姐你这两年过的怎么样?”
挺不错的,呃,除了失去记忆之外。
“我们这两年过的很开心也很幸福,目隐团还在,而且还进了很多人,啊,也不算很多吧。对了!遥前辈跟贵音前辈也来了呢!”
贵音和遥?他们不是已经在两年前就死了吗?
“还有……”鹿野突然停了下来,似乎在纠结要不要继续说下去,“如月伸太郎,那家伙也进了目隐团。”
“姐姐你不知道吧,那家伙在你死之后就退学了,宅在家里两年都不出门,噗,真的是……不过那个家伙也算是活该吧!”
“……如果他,或者我,能够提前意识到这种事情的话,是不是你就可以不用死了呢?但是我们谁都没有察觉到啊……啊,也继续不说什么扫兴的事了。我说啊……”鹿野咽了一下口水,然后说道,“如果姐姐你在的话,就说一句话吧?”

回应他的只有沉默。

[ 6 ]
文乃现在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自己的记忆恢复了。
坏消息是自己的身体除了那条鲜红的围巾外,开始逐渐变得透明了。

大概是因为自己的愿望快要实现了吧。文乃苦笑道,自己纠结了两年的愿望终于要实现了,但是自己心里还是有些不舍啊。
说起来自己的愿望实现之后自己会去哪里呢?是上天堂转世投胎?还是自己的灵魂会直接消散?完全不知道啊。不过想想反正我也是已死之人了,能在世上多待两年已经是个奇迹了。

就在这么胡思乱想的时候,已经到了黄昏。
我的腿已经变得透明了吗?文乃伸手摸了摸腿,已经感觉不到知觉了。干脆就在自己走之前最后再看一次黄昏吧,以后大概也没有机会看了。

“文乃!”

诶?是幻听吗?为什么我听见了有人在叫我的名字,而且声音听着这么耳熟。文乃回过头,却看见了自己意料之外的人——

「那个,怎么样啊你?」
「你是笨蛋嘛,这么简单的题都不会,过来我给你讲。」
「诶?我穿运动衫很帅吗?」
「别管我了,一边去啊!」

——“伸太郎?”
因惊讶而微微长大的瞳孔,紧紧盯着站在眼前,穿着红色运动服,喘着粗气的少年。
开玩笑的吧,为什么他会在现在来,而且为什么他能看见我呢?

“你的身体,怎么回事?”伸太郎很快就注意到了文乃身体的异常,伸出手打算抓住抓住她的手却穿透了她的身体。
“呃……”文乃纠结的想了想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抱歉啊,我不小心死掉了呢。而且照这个样子下去的话我可能要消失了。”
“你消失之后会去哪里?”
“不知道呢。”
“不过该道歉的是我吧……两年前那件事,如果我早点察觉到,不跟你吵架就好了。”
“啊啊,那件事我并没有怪伸太郎,毕竟我喜欢你嘛。”
“嗯,我也喜欢你。”
“?????”
“?????”
两人突然沉默了下来,然后伸太郎转过头来掩饰自己脸红的现实,文乃则捂住脸,不敢相信自己刚刚说了些什么,气氛顿时变得有点诡异了。
最终打破这种气氛的还是伸太郎:“虽,虽然有点突然,不过我想了想,以后大概也没有机会说了,还,还不如趁现在说出口比较好……”

“文乃,我喜欢你!最喜欢你了!”

“……噗,嗯,我也最喜欢你了。”文乃把手放下,看着脸红的像番茄的味道伸太郎说到。
“你,笑什么啊,真是……”伸太郎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文乃凑到他面前然后把自己脖子上的红围巾摘下来,戴在伸太郎的脖子上。
“诶,原来红围巾可以接触到实物吗。”文乃一边说一边给伸太郎系上,此时的文乃的身体已经快要看不清了,“看来我要走了呢,伸太郎,请一定要幸福哦!”

[ 7 ]
你生前有什么愿望吗?
当然有了。
我希望自己的家人可以幸福。
当然也希望如月伸太郎可以幸福啦!










为什么我让他俩一起耕个田就变得这么gay里gay气啊???
就两人站在一起,郎友琴时不时拿起书指指点点,然后把书放下另一只手,直,接,摸,蔡,居,诚,的,屁,股!!!!!!!
冷漠

我蔡居诚,就算从这里跳下去,饿死!也不会吃你一口饭的!
(虽然最后还是吃了w)

【双k组】I love you so

【bgm:I love you so】
【小学生文笔】
【大量歌词注意】




【From the minute that you got my attention】
【I was taken and I have to mention】
【I was trying to not let it show】
【But I knew I wasn't gonna let you go】
【从见到你的那一刻】
【我就被你深深的吸引了】
【尽管我尽量掩饰对你的爱恋】
【但我知道我不会让你溜走的】



如果有人问kido她是什么时候喜欢上kano的话,那kido的回答绝对是:“在看见他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啊。”

从在孤儿院里看见那个笨蛋傻傻的站在外面,瑟瑟发抖的时候,自己的注意力就已经被他吸引了吧。那么冷的天,站在外面还穿那么少,不会冻感冒吗?这个人是不是傻啊?那时的自己,抱着这样的想法,鬼使神差般的,拿起自己的外套,没有多想就冲了出去。

结果因为紧张而不小心用了能力,隐身了。在被他说是鬼怪时心里难免还是很伤心和生气的,明明自己是好心出来给他送外套,结果却说我是鬼怪什么的……真够过分的。

然后呢……自己那时候好像哭了吧?那家伙就就开始慌里慌张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结果还是用了他目欺的能力才把自己哄好的。

看着朝自己露出傻笑的kano,kido把头扭到了一边。
才不会承认自己刚刚心跳突然慢了半拍

不过真是不可思议啊,明明只是一时的冲动,却没有想到会遇到与自己拥有同样特异功能的家伙,也许我跟他的相遇就是命中注定吧?这个念头刚蹦出来,就被kido否决掉了,只是巧合吧,但是,即使是巧合……能够遇见kano也……太好了……



【You do something that I just can't explain】
【Wanna take the chance】
【And tell you you're the one for me】
【你做出许多我无法理解的事】
【但我会抓住机会】
【告诉你你是属于我的】

“kano?你在……”kido推开门,刚想开口问他在做什么,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到了。为什么在他们的宿舍会出现一只黑猫?

但很快kido便反应过来了,她走过去坐在床上,那只黑猫看见后也顺势扑到她怀里,抬起头蹭了蹭kido的胳膊,似乎是在……撒娇?

这个想法一出现,kido就把这个想法否决了,他那种整天就知道做恶作剧的人,怎么可能会撒娇呢?但是在对上他充满期待的眼神时,kido还是没忍住,伸手摸摸他的头。

“喵~”

被摸头的时候,黑猫很开心地叫了起来,然后又用头蹭了蹭kido的手。原来这么喜欢跟人撒娇吗?这样想着,kido一边悄悄地伸手捏了一下黑猫的腰,一边说:

“没必要变成猫找我撒娇啊,kano。”

只听“彭”的一声,原本躺在kido怀里的黑猫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迷茫的kano。

“诶?kido是怎么认出来我呢?”
“还不是因为你的……因为孤儿院不让养猫,也就只有你才会那么蠢,变成猫,不怕被人赶出去吗?”kido说着转过头,她才不会承认,当自己对上黑猫那双眼睛时,她就已经认出了kano,“说起来,你什么时候从我身上下来?重死了。”

“诶?”kano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kido从怀里扔了出去,摔在地上,“啊啊啊kido疼死了!为什么下那么重的手啊?痛死我了!”

“……笨蛋。”蠢死了,kido默默地在心里补上一句,不过,为什么自己的脸微微发热呢?

果然夏天就是令人烦躁啊。



【You can san say anything you want to】
【No stress 'cause I understand you】
【We got a vibe you can't define】
【你可以无所不聊】
【没有压力,因为我都懂】
【我们心心相通】



“kano?”

在某天,kido难得主动找到kano,打算询问他一些关于能力的事情,至于seto嘛……
kido表示拒绝跟满嘴敬语的人聊天
即使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诶——!难得啊!kido你居然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想问一下……关于你能力的一些问题。你是怎么得到能力?”

“诶?怎么得到自己的能力?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啦!但是我心里总有一种直觉,觉得获得能力肯定跟这件事有关!”kano将右手的食指放在嘴唇上,笑着说到,“不过这些事可不要跟陌生人说起哦!万一他们把我当研究对象抓走了怎么办?呐,不过kido一定不是那样的人啦,毕竟我们可是同病相怜。咳咳,那我回到正题啦!”
“在小时候,有一天我回家发现家里进了一个盗贼,拿着刀气势汹汹的,把我母亲……啊,对不起说顺口了,忘了kido你不喜欢敬语,总之就是把我妈妈绑起来了,还想把我妈妈的财宝什么的,于是当时我就想着这些重要的东西怎么能够交给你这样的混蛋!然后就扑过去想拦住他嘛,结果呢,就被他一刀捅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死反而获得了这种能力……”

“你是笨蛋吗?那种情况下直接扑过去拦住!逞英雄也要看着场合呀!”
“因为当时太着急所以没有想……”
“你这个笨蛋!”在听到kano这句话时,kido几乎是下意识地喊出来,然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后,又脸红的缩了缩脖子,“所以……你是被杀然后获得能力吗?”

“……额,没错!”kano原本想嘲笑一下kido的失态,结果被kido狠狠地瞪了一眼,那眼神仿佛再说「你要是再提刚刚那件事一个字我就会让你死无全尸」,让kano乖乖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说起来,kido又是怎么得到能力的呢?”
“啊……我么?”
“对啊对啊!只有我一个人说岂不是很不公平!”

“我想应该是跟我年幼时的那场火灾有关吧?当时我的爸爸因为在生意上失败了,绝望之下,把整个家都烧了,最后就我一个人活下来了。”
“诶?这就是为什么一开始kido那么怕火的原因吗?”kano一边说一边回想起了当初孤儿院断电的时候,seto找了根蜡烛点上,结果kido却直接缩在角落里,当时自己还以为是她只是普通的怕黑。



【When you take me there 】
【at timesI feel I lose control】
【Forget everyone but the hand I'm holding】
【当你带我出去时】
【我会不受控制的】
【忘记周围的所有人,我的眼中只有你】

kido和kano出门了,为了给marry买不知道是第几个杯子。

“marry真是太笨啦!居然在平地上都能摔……”kano话还没有说完,就在seto愤怒的眼神中,被kido揍了一顿。

“不许你这么说marry!”

然后倒在地上的kano还没来得及感叹一下自己在目隐团以及kido心中的地位日渐低下就被拖走去商场买杯子了。

呵。

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商场里的人这么多啊?kano看着前面的人山人海默默吐槽道。但是杯子还是要买的,于是kano牵住了kido的手,后者刚想挣扎就听见kano说:“抓住我的手,小心别被人流冲散……”

Kido突然觉得kano有些帅……

“毕竟如果kido跟我走散的话一害怕用了目隐的能力就很麻烦了,果然kido没了我就……轻,轻点踩啊!”

kido一脸冷漠的把脚抬起来,刚刚的心动果然都是错觉吧!

买的纸雕灯到货了!
拼了一个半小时才拼好
不得不承认真的超级美超级好看啊!

「在这世上,只有一人存活了下来」
「从她手中所射出的,是金色的子弹」
「凝视着空中飞舞的黑色烟花」
「她又将想起谁的事呢?」

啊啊啊虐哭,还有涅墨西斯射出子弹时的樱花简直恶意满满啊!

红猫魔导师(上)

差不多就是在看完天堂之主之后有的一个脑洞,随手就写了点没想到居然破两千了(捂脸)暂时把写完的先发上来,会有后续的。

(0)

又是闯入森林的入侵者吗?
连多余的话都不想说,被称为「法庭之主」的那位少女,在三秒钟之内就已经决定了他的结局:

「开庭,审判,死刑」

然后转过身,无视掉他绝望的惨叫声。

(1)

在伽雷利安死后,她的女儿“米歇尔”——也就是「法庭之主」,继承了他的遗志,对所有来到映画馆,妄图将伽雷利安的遗产拿走的人,宣判死刑,然后被两位仆从处理好后,奉献给「墓场之主」巴尼卡,通俗一点的话,就是被巴尼卡吃掉。最后再让庭师把血迹什么的清理干净。

除了偶尔审判那些入侵者之外,「法庭之主」也没有什么要做的事情,所以她经常会去找父亲生前的友人——MA,当然不是为了叙叙旧什么的,而是因为MA在进入映画馆之前是一位戏剧家,她只是对MA写的剧本感兴趣而已。当然MA也不会介意她看,很大方地把自己写的五个剧本都给她了,还很遗憾的说原本也打算把她父亲的人生写成剧本,但在还没有写完的时候,伽雷利安就和那个剧本一起毁于那场大火中了。

原本MA还想再说些什么惋惜的话,但是看见「法庭之主」罕见地露出了悲伤的表情,还是闭上了嘴。

(1.5)

「法庭之主」很少见的做了一次梦。
她梦见自己处于火海之中,周围都是别人的惨叫声,在远处的天空中,她隐约能看见一条双头龙在空中飞翔,肆虐着这个国家的一切。

这是【莱文安塔的灾厄】吗?「法庭之主」猜测到,突然冒出失控的双头龙摧毁了魔道王国【莱文安塔】,基本上所有魔导师都死于那场灾难。

这时,几位魔导师朝她走来,嘴里说着女王大人您赶紧跑吧,这个国家已经走向灭亡了。「法庭之主」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就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往外逃。但就在逃的时候,一根带着火焰的柱子突然倒了下来,正好压在她的身上,几乎是下意识地,她说了一句:

「不!我的孩子!」

(2)

不得不承认「法庭之主」的阅读能力很厉害,一天下来就已经看完了《维诺玛尼亚公爵的疯狂》和《恶食娘巴尼卡》。

当她告诉MA自己已经看完那两本剧本的时候,MA略显些惊讶地说:“你真的都看完了?”
「是的,千真万确」
“那么你给我讲讲那里的剧情吧。”

「可以。《维诺玛尼亚公爵》讲的是一位不受宠的公爵从小就被人嫌弃,连自己最爱的青梅竹马都选择和他的弟弟在一起,一怒之下,公爵把他的哥哥和仆人都杀了,在决定要自杀的时候被【红猫魔导师】艾亚尔阻止并诱惑他与色欲恶魔签订契约,获得了可以诱惑异性的能力,在城堡的地下室开了后宫,最后被人用匕首捅死」
「《恶食娘巴尼卡》讲的是巴尼卡从小被母亲虐待,每顿饭都必须要把饭全部吃光,导致她变得越来越胖,她的梦想是吃遍天下,却因为过度肥胖大病一场,无奈之下与暴食恶魔签订契约,能够吃下世界上所有的东西,最终把自己和恶魔一起吃掉了」

“看来你真的认真看了呢,说起来,你看这些剧本的时候有没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你说的是巴尼卡这个名字吗?的确,而且我怀疑,这是巴尼卡自己的故事吧?」
“确实如此,这的确是巴尼卡作为人类时所经历的事,我所写的剧本都是真实发生的。”
「连【红猫魔导师】都是真实存在的吗?话说为什么在《恶食娘巴尼卡》里我也看见了【红猫魔导师】?不过却是叫AB—CIR这个奇怪的名字?」
“这个就要你自己想了,剩下的三本也抓紧看完吧。”MA说完看了她一眼,然后笑着接着补上一句,“我可是很期待呢?”

「期待什么啊?」看着MA的微笑,「法庭之主」只觉得后背一凉,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但不知道为什么,在心底的总有一个声音,说着:看下去吧!

(3)

「法庭之主」把剩下的三本看完了。果不其然,在《恶之娘》和《五号小丑》中,又提到了【红猫魔导师】abyss IR和茱莉亚,但出乎意料的是,在《圆尾坂的裁缝店》里却丝毫没有提到【红猫魔导师】……这是怎么回事呢?

“我所写的剧本都是真实发生的。”MA的这句话突然浮现在她脑海中,如果没有出现【红猫魔导师】那么,一定是出于某些原因……关于魔导师的原因……对了,【高地决斗】!

虽然「法庭之主」对魔法接触的十分少,但她还是听说过这件事的,据说曾有人目睹过三位魔导师对战,当时打的十分惨烈,但随着一声爆破,三人都消失不见了。

难道【红猫魔导师】就是在那时死掉的吗?不对!她不可能死的!她怎么可能被那种人打败?她肯定活着!因为我……

因为我,什么?

「法庭之主」突然陷入到迷茫中,刚刚心底的那句话,明明就要呼之欲出了,却又突然忘记自己将要说的话。这种感觉真的不好受,她一边把手放在心脏的位置上,一边想着明天一定要找MA问个清楚,【红猫魔导师】究竟是何人?

(3.5)

「法庭之主」又一次做了梦

她梦见自己被一个金发女子抱住,虽然看不见她的脸,但是「法庭之主」却觉得她一定是自己的熟人,因为她给自己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而且她感觉到自己对她的感情——憎恨,厌恶还有一丝,怀念?

但在「法庭之主」还没有理清楚这种情绪是从何而来的时候,这具身体再一次动了起来,然后,她拿着手中紧握住的匕首,刺向了金发女子的背部,然后她便倒在了地上。

“●●●,你为什么要……”

然后梦境便开始变化,回过神后「法庭之主」意识到自己正站在高地上,而天空中正下着雨。这时,她注意到了不远处的两个人,同样的,那两个人的脸她也看不清。

“我说,茱莉亚,或者叫你为●●●比较好,你只有一人了,还是不打算认输吗?”其中的一位粉发女子说道。
「认输?我怎么可能会输给你这样的人?她听见自己这么说道。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话音刚落,无数道闪电便朝她所在的方向劈来,「法庭之主」只能躲开,同时向对方那边不断扔去蓝火。

「你快要到极限了吧?」
“你不也是吗?”

(4)

一边在映画馆寻找MA,「法庭之主」一边回忆着自己最近所做的梦,真是越来越奇怪了啊,她想。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做这么奇怪的梦,感觉像是在看别人的人生。

她在森林里找到了正在看手帐的MA。

“你来了。”MA连头都没抬,说道。
「你给我的剧本我都看完了,那么现在,我能问你几个问题……」
“关于【红猫魔导师】的吧?”
「是的,历史上所有的【红猫魔导师】……是不是同一个人?她是不是死在了那场【高地决斗】中?还有……她真正的名字是什么?」
“……的确是同一个人,她在【高地决斗】中输了,但没有死。在回答最后一个问题之前,我想问你一个问题……”MA突然抬起头,缓缓地说道,“「法庭之主」你的名字又是什么呢?”
「我的名字?当然是……米歇尔·马隆了!为什么要问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
“你真的是叫米歇尔·马隆吗?好好想想,你真正的名字。”
「真正的名字……」

(4.5)
「这个故事我将从何说起呢?」
「我的名字是……」
「我的名字是……」
「我的名字是……」
「我 的 名 字 是 ……」

「是什么?」

艾亚尔?AB?IR?茱莉亚?不对,都不对,我真正的名字是……

undertale填词

原曲:终末少年hensel
原作者:mothy



在地下中蠢蠢欲动地 小小的小小的决心
其所产生的碎片中的一块 其名为frisk
纵使身体会腐朽枯竭 他也能无数地次读档重生
这是神之所为   也是恶魔的恶作

有时他是遗迹中守护者的孩子 从善良的母亲身边离开
有时他是骷髅的朋友 说着可笑的双关语笑话
有时他又是调情大师 伟大的皇家护卫队的朋友
然后他真正的身份是 人与怪物的希望

在一个满月闪耀的夜晚 frisk现身于此
他手中握着的 闪烁着光芒的物品
那究竟是枯死的树枝 还是真正的刀具
这取决于 站在他面前的你

由Toby所创造的 小小的小小的这个世界
渴望得以自由的 这个地下王国
为了结局而准备好的 四个浑然不同的角色
少年所做出的选择 将导致王国的命运吧

Asriel带来梦想 一切怪物都会被拯救
Sans带来审判 一切罪过都不会原谅
Chara带来地狱 一切东西都会被毁灭
Frisk带来救赎 会引导一切去往理想乡吧

其中的一个结局 会将降临这个世界
绝对无法回避这一结局
被注定了的终末 被扭曲了的决心
将对一切生灵平等地下达「罚」

跨越了生死 Frisk重置于此
他依旧不知道自身的宿命
让他成为天使 或是疯狂的恶魔
这取决于 站在他面前的你